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|35选7广东走势图

品略圖書館

連趣同學連藏日記:一套被埋沒的《斯巴達克思》原稿

雖然是十年前的日記,但尋寶的過程仍具有代表性。現今讀起來仍趣味橫生。

2006年12月16日  星期六  天氣:晴  溫度:-4°c~-16°c

今天,機電大廈郵幣卡市場有小人書會。我上午去時,郵幣卡專柜以外的空地滿眼是人,到處是書。簡易的長條臺子擺不下,書販們就在犄角旮旯兒擺地攤,最后連郵幣卡柜臺之間的過道都見縫插針地擺上了小人書攤。我在散攤區轉悠著。人山書海熱鬧中,遲遲不見我的菜。終于看到一本邵宇繪《上饒集中營》,品相令我滿意,可是要價過高,沒買。

一個在邊角擺地攤的吸引了我的目光。他手里正擺弄一摞8開大的舊白紙,像是在數數。我湊近,蹲下,要過一張。掀開圖畫紙上邊粘著的薄紙一看,是炭筆素描,古羅馬將士。又看過幾張后,我斷定這是一套《斯巴達克思》連環畫的原稿!因為有一張畫的是一個頭領在山上檢查藤條是否結實。這既不是雷德祖的,也不是浙江出的那本。

我問,有出版物嗎?攤主說有,沒找到,是遼美社的。我自信地說,遼美社八十年代的小人書,我都知道,沒聽說過有這本書。問他怎么賣?他說有100多張,60塊錢一張。

我發現身旁有一個小伙兒,像是外地的,也盯著這套原稿。我一步跨過地攤,站在原稿近前翻看。他也跟過來,并搭訕著說,如果是宋惠民畫的還值,就怕是美院學生臨摹的。我指著發黃的紙邊說不像是新的。說完有些后悔。講不下來價,又不能細看,我翻了幾張,起身走了。

當我慢悠悠地轉了一圈再回來,攤主和那套原稿,還有那個小伙兒都不見了。完了!那套原稿一定是被那小伙兒買走了。

晚上,李晨老師請王剛等外地連友吃飯。我在席間講了看見這套原稿的事。天津連友也說看見了。李老師說他以前看過一本素描的《斯巴達克思》,不是雷德祖的,畫得不錯。我想,這只能是以后酒桌上的談資了。

12月17日  星期日  天氣:晴  北風3~4級  溫度:-6°c~-16°c

今早真冷。要不是王剛叫我去交流會現場取他送我的樣書,我是不會出門的。大約十點鐘,我趕到時,李晨、謝京秋、趙明鈞三位老師已經在簽字桌前忙開了。

我裝好新書,又在市場里轉一圈。連友走了大半,散攤區冷清多了。昨天賣原稿的攤主又在那兒了。今天有的是地方可擺,他擺了一溜兒。我上前隨便問一句:“昨天那套小人書原稿賣啦?”“沒有。”我很意外,立刻來了精神,說自己誠心要買,讓他給個實價。他若有所思地說:“有130多張,五千,不能再少了。”我說,我有個朋友看過這本書,你把原稿拿來,他說是,我就買。攤主同意,說他讓人送來。我們約好半個小時見。

我去銀行取了錢,回來興奮地告訴李老師這個情況,又問謝老師,遼美社是否出過這本書?謝老師說有印象,但忘了是誰畫的了。

我開始在市場里轉悠。半個小時很快到了。我兩次轉到那個攤前。攤主總是說,快了,過一會兒就來。我說不著急,又把我的小靈通號給他,讓他到時候給我打電話。我轉身離開,心里忽然有些緊張,不會發生變故吧?

11點了,沒有消息;又過了20分鐘,還是沒有信兒。我沉不住氣了,正要向他的攤床走去,遠遠地看見他在打電話。我稍一猶豫,我的小靈通響了。他在給我打電話。那套原稿拿來了!我連聲應著馬上過去,卻向另一個方向跑。我繞到李老師的桌前,請他和我一起去看看那套原稿。

原稿裝在一個標著10公斤大米的編織袋里。我拎著編織袋,和李老師、攤主離開散攤區,想找一個僻靜的地方。市場里哪有僻靜的地方。我們最后在一個柱子后面的麻將桌前停下。我掏出原稿。李老師靜靜地翻看。我小聲問,是那本嗎?李老師說,不是,但畫得挺好,功夫很扎實,是專業水平,你把謝老師、趙老師請來看看。謝老師過來一看就大聲說:“這套稿子是沖著獲獎去的......”我見開始有人圍上來,趕緊把賣主拉到柱子另一邊,掏錢成交。這時,李老師走過來,大概想幫我講講價。我對賣主說,請一個朋友看看。賣主笑著說:“我看《讀者》,知道李老師!”我們都笑了。

李老師的大學同學、魯美油畫系的趙明老師聞訊趕來,對這套原稿大加贊賞。我心生疑問:既然畫得這樣好,又是沖著獲獎去的,怎么沒出版呢?作者是誰?謝老師說可以問問遼美社一位老編輯。這類題材都是由他組稿。

12月18日  星期一  天氣:晴   溫度:-2°c~-11°c

下午1點23分,接李晨老師電話。他問了遼美那位老編輯,是紀清和畫的,分上下冊,出版過。

紀清和,這名字太熟悉了。八十年代初,遼美社不少連環畫封面是他畫的。我還向幾位老連環畫家打聽過。他們只知道他的工作單位,退休了,不知道他家的電話。因此,一直沒聯系上。但是,我從來沒有聽說他畫過這套連環畫,而且,出版過!遼美社出過一本“40周年出版書目”,也沒有這套連環畫。

1點37分,李老師又傳捷報:他通過公安系統的朋友查到了紀清和家的電話號!真是雷厲風行!他與紀老師簡單通話后,確認這套畫是他畫的,但沒有出版過。

我托李老師的助手去買美國進口的專業定型液。下班后,我拎著原稿,直奔李老師工作室。我一張一張翻開畫上邊粘著的白紙。李老師再熟練地把定型液均勻地噴在畫面上。一氣噴完140多張,李老師累得直甩手腕子。

看著越來越多的的精彩畫面展現在眼前,我心里這個樂呀!下一步,平靜兩天,再聯系紀老師,商量出版的事。這對于畫家是少一份遺憾,對于連迷是多一個驚喜。(完)

文:(連趣同學)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www.8hpr.com/style/images/nopic.gif
我要收藏
個贊
被踩
分享到
分享
評論
首頁
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 攒劲甘肃麻将 塞维利亚VS阿拉维斯 体彩20选5开奖走势图 好多怪兽免费试玩 陕西11选5玩法 浙江快乐彩12开奖 王者荣耀新赛季 柬埔寨美女捕鱼生活 大邱庄庄主武装事件 弗罗西诺内美术学院招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