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|35选7广东走势图

品略圖書館

海濤法師講述自己的出家因緣(聞之令人潸然淚下)

每一個人的生命就像一首歌,都有它的歌譜,高低起伏,所以,佛陀要我們每個人從自己的生命里面,體悟生命的真理。不過,各位要有一個觀念,花若要結果實,就得舍去當初美麗的花瓣。一個人的成長,一定有舍棄、放下的過程。女人,年輕時很美,手很細嫩,不過若要做一個賢妻良母,為了做家事、照顧小孩,就會有一雙很粗糙的手。一個小孩,要獨立、要成長,就得離開一向很依賴、很摯愛的父母,這就是現實的人生。

其實,每個人都有一樣的過程;包括想要修行的過程、想要成就的過程,一切眾生所面對的悲歡離合,我們都要去面對。

我出家的過程也沒有什么特別,我籍貫是臺北人,但是在高雄出生。

父親來高雄拆船,那時家里的環境比較好,小時候,也不知道出生在高雄那里,總共搬遷三個地方,只記得一個地方叫‘三塊厝’,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問我母親,她也說不清楚。

孩時,常常做夢,現在才了解我常會夢到出家人,甚至有一段時間,每晚都夢到同一個出家人站在床頭看我,那時還不知道出家人的模樣,我心想,大概是我常跑去田里偷捉魚,所以那個種田的人就常來找我吧!三塊厝(三民區)

漸漸,長大之后就開始接近宗教,記得母親曾帶我去教堂,也曾帶我去佛堂拜拜。

讀小學的時候,就搬回臺北,一直在臺北受教育。我有一種習性,無論做什么事情,都很認真、很專心,包括玩、打麻將、賭博、嗑藥、交女朋友、同居通通都有,我認為,人做什么事情,既然要做就要深入。幸好,雖然很喜歡玩,但是不曾心存歹念,不會用心機去設計人。所以,讀書認真,玩也認真。

小時候雖然很喜歡拜拜,但是不了解拜拜的意義,反正到處拜就對了!念書時,每天去孔子廟拜,希望拜了成績好,甚至孔子誕辰拔牛毛,我都第一個站在那兒等,為求智慧而拔牛毛,現在知道那叫沒有智慧!

后來,比較認真參與基督教,因為基督教長老團契有很多活動,我認識很多牧師和外國人,覺得他們很親切!我們中國人,尤其臺灣人,好像比較嚴肅,看到人不太會笑,但是從小認識的外國人,奇怪!他們看到我們都會笑,感覺很親切!傳布耶穌基督那種博愛,用很簡單的道理而講的很清楚,也因為如此我才會對基督教感興趣。

講到這里,我必須說,雖然佛教是最究竟的,但是大乘佛法的經典有的地方比較深,經典絕對沒有錯,但是我們必須配合現代的社會,將佛法的道理,用簡單、直接、白話的方式表達,讓每一個人都能立刻了解、一看就懂。

一開始我就很認真接近基督教,看到電線桿上基督教每一句標語,我都會去思考,學習那種博愛、愛人的精神。直到讀大學的時候,學校的校長,創立‘全神教’,認為萬事萬物都有神。因為基督教、天主教、基督教、回教都是‘一神論’,主宰只有一個而已,因此這位老人家創立‘全神教’。我覺得很有道理,幾乎,每天都來看他寫的東西。那時候的院長是張其昀博士,他每天都在圖書館里面找書,寫一些重要的文章,印給學生們看。

老實說到現在為止,我還是很羨慕這種生活,雖然我還沒老,不過我每天都在做同樣的事情;看書、找資料、找智慧的語言,對人生、對個人有幫助的,就把它寫下來,甚至盡量簡易化印給大眾看。所以,院長對我影響很多,因為改信全神教以后,對其它的宗教就會平等去看待。

雖然接近宗教,不過我還是一樣很愛玩,讀書的那段時間,到學校就是相約整天打麻將,練腦筋,但是經常輸,很奇怪!可是仍然很喜歡打麻將。這輩子頭一次接近出家人,就在讀書的時候,那時正在等車,剛好遇到一個法師,但是那時的心情是:遇到和尚,真倒楣!今天不用打麻將了!

后來才知道,那位法師就是現在法鼓山的圣嚴法師,那時,他也在文化教書。所以,若因緣沒到,就算大善知識站在你面前,也會錯過。

當兵之前很愛玩,每天不是打麻將就是談戀愛、賺錢。我跟父親同一個宿命,年輕就賺大錢,在大學念書的時候,一個月就可以賺十萬塊。因為下課就去教書、兼差上班、最后干脆開賭場、抽頭,非常好賺,整天賺錢、整天玩。我父親也是這樣,從日本回高雄,就開始賺大錢了,所以少年得志大不幸,就比較不重視金錢。

我是建中畢業,那時建中是第一名的學校,在學校我成績很好。父親是商人,希望家里的兄弟有人接他的事業,結果大哥不愿意,他要讀工程;二哥也不要,他要讀文學,剩下我,父親規定我一定要考商科,那時我理工、數學比較好,對學商做生意沒興趣。要考大學時,父親逼迫下,我只好辦休學,開始讀歷史、地理,但背不起來,結果考不好,第二年重考。

之后,我就沒住在家里,因為,有一次在家里,跟女朋友講電話,結果父親不但在一旁聽,聽完以后還要加以批評,我覺得很受污辱。甚至有一天,父親跟我說,這間房子賣掉了,叫我搬走,因為,那時候我父親常打麻將,結果輸了!離家出走在外面流浪的生活,對我幫助很大,到現在為止我還蠻習慣的。

那時候,我對父親不很尊敬,就離家出走,離家以后,每天流浪,白天吃同學的便當,每一個人吃他二口就OK!

到要考大學,我很努力讀書,成為補習班第一名,不但不用繳補習費,還發給我獎學金。聯考前,同學邀我去拜拜,拉我去臺北恩主公,我問:‘要怎么拜?’,他說:‘將你的意思跟祂講呀!’,我只好說:‘我要考大學,每天讀十八個小時,一定要讓我考上!’。

我只有寫四個志愿,那時候考大學分甲、乙、丙、丁組,丁組是商的,父親叫我一定要讀商科,我就叛逆,只寫法律;臺大法律、政大法律和中興法律,后來看到文化,寫了一個觀光系,我并不知道觀光系是做什么的,我還是把它寫上去,因為這不是商科的。恩主公(行天宮)

考試時,我每科都考的很好,最后一節課,考地理,剛好二哥當兵回來,直接跑到考場找我,跟我說:‘女孩子準備好了,等你五點下課我們一起去跳舞!’,我心理就不斷的想著:五點下課、五點下課,要去跳舞,這下解脫了!渾然不知四點二十就收考試卷了,雖然我早就寫好了,但都寫在試卷上,還沒填入電腦的答案卷,結果四點二十到了,當!當!當!監考老師別的考試卷不去搶,只管來搶我的,我整個人都快要昏厥,愣在那兒不知道怎么辦才好?一題是一分,結果我才劃二十幾題,考試卷就被搶去了!結果有寫的都對,沒寫的就沒辦法,地理我考二十五分。

四點二十,我心里十分痛苦,只好買一瓶汽水在那兒等二哥,二哥來了,還帶女孩子來,整群人要去跳舞,他看我臉色怪怪的!我告訴他實情。我那么認真讀書,怎么會變成這樣?二哥聽了也很傷心,五點是他跟我說的,但是怪我自己太粗心。

不拜還好,一拜居然變成這種結果,所以,我跟二哥說等一下不用跳舞了,整群人去恩主公,全部砸!后來,人員都找齊了,二哥又打一通電話給母親,母親聽到這件事情,就哭著跟我們說,你們不可以真的去砸恩主公,等放榜真的沒考上再說!我說,那有可能!地理根本寫不到三分之一,怎可能考得上!文化大學

放榜了,我數學考得比別人高,地理就等于別人的數學分數,結果真的考上了,347.55分,剛好達到文化大學觀光系的最低錄取標準。第一天去報到的時候,系主任特別問:最低分的是那一個?我舉手。但是,從那時候開始,每學期我都是第一名。可是系主任講一句話很好,讓我的人生有所改變,他說:‘讀觀光系的人,讀書不用第一名,但是穿衣服、講話、講英語要第一名,要會玩、要會帶人玩!’。

我讀書一直都是第一名,這個觀念我從來沒有過。讀文化以后就開始學玩,所以什么事情都會,我覺得這樣有好處,雖然三十五歲才出家,但是因為人生的經驗比別人還多,什么事情都做過,出家以后,了解社會比較深。一個人若都曾擁有過,還放得下,對自己極有幫助,我發覺,這是命運的安排,如果我去讀臺大法律系,可能會照父親的說法,做生意,要不然就走上政治的路,我可能就會繼續讀書,讀到博士,開始去參加選舉,走政治的路,一個人若走政治的路,就比較不可能來學佛。

當兵回來以后,對恩主公覺得很不好意思,只要經過就去拜,也因為這樣,常常去恩主公擲筊、抽簽,慢慢就接近道教、認識我的太太,后來和她結婚。她常講,還好你常拜恩主公,她才會去認識這個老公,因為我太太她們家就是恩主公的創建人,她們家蓋的。

結婚以后開始創業,我運氣比較好,可能是過去世修的福報,事業賺錢,娶的老婆很富有,所以這輩子比較不用操煩,從我太太知道她有身孕開始,就一直富有,那時候剛搬進一棟新的房子,從那間房子開始一直到要出家之前,就已經擁有四棟房子。

我常說人一定要修,我覺得我那個孩子帶給我很大的福報,從開始有身孕到出世,做什么事情都很順利,動產、不動產越來越多。因為跟他結善緣,我要出家的時候,除了這個孩子同意我出家、希望我出家,沒有人夸獎、贊嘆我出家。

開始拜道教以后,我也很認真,到處跟人家去通靈、跳乩。后來家里也設壇,我不會跳乩,但是有很多朋友都會神通、靈通!

設一個壇,大家可以收許多錢,可是后來都為了金錢而起紛爭,那時我比較有錢,于是異想天開,拿錢給那些通靈的人,一次一百萬、二百萬把他包下來,要求他們幫信徒通靈時,不要向信徒收錢,我以為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,結果效果不好,人心就是這樣,有還要更有。

道教的傳統的觀念,相信有鬼道、天神、有前世、今世、來世。我們過去不相信,身旁邊有這些通靈的人,才會相信因果,并且比較深入。

后來事業越做越大,不停的成立分公司,甚至國外也去投資,結果有一段時間居然要貸款,開銷實在太大了!那時候心情就不好,因為有壓力,有壓力的結果,于是就到公司旁邊的慧日講堂,想到那里靜一靜。那時我不是佛教徒,進入慧日講堂里面,坐在那里滿無聊的,看到前面那尊佛像倒挺面熟的,感覺很舒服,我愛畫圖,畫的人像就好像佛像一樣。

那里有幾位法師,拿一些書給我看,我才開始認識佛教,之后,內心就十分羨慕出家人,看到出家人無憂無慮,那么自在,我卻為了生意操勞成這個樣子!

我時常問神、通靈,我們不能說問神、通靈不準,它可能跟你說些過去世真實的事情,以及一些命運的事情,只不過沒有究竟,不能找到解脫之路而已。所以我常去算命,每次算命,都說我是出家人,我覺得很奇怪,還有一次,算命的說,你這個人是佛腳,怎么還去結婚生子呢?問我要怎么辦?為了這件事情我很煩,我就是不要出家啊!為了不要出家,還有一次還跑去花蓮王母娘娘廟拜到天亮,祈求由佛轉道,希望能不能不用出家!

還有一次,出國去玩,跟很多朋友去泰國洗泰國浴,洗的很厭倦,就跑在外面等候,結果有個算命的叫我過去,來唷!年輕人幫你算命,別人三百塊,你兩百塊就好!反正無聊就花兩百塊算命,算了之后,他問我一句話,你想出家嗎?我說,開玩笑!我已經聽的很煩了,我不要出家!他說:我看你是出家命!連在這種地方洗澡也有人說我會出家!不過,我開始有點相信,我真的有出家命嗎?所以,我問他:我要如何才不用出家?他告訴我,依據泰國的風俗,一個人若要躲避出家,他就要引渡一個人去出家,幫他出錢、買衣服、讓他出家,這樣你就不用出家了!

回臺灣以后,我很努力到處登報紙,找些愛念阿彌陀佛的、吃素食的,問他們要不要出家?若要出家多少錢都給他!后來我發覺,等我錢給了他們,就沒有人要出家,全都跑光了!結果,一個人也沒引渡到!慧日講堂

直到自己去慧日講堂,看到佛教的經書,印順導師的書,里面寫著出家的意義:‘出離感情的占有,出離家庭的占有,出離金錢、物質的占有,做一個世間的自由人。’看到這句話我很高興!因為,我每天忙著賺錢、喜歡被人叫董事長、忙著照顧家庭,夫妻間雖然感情不錯,不過還是有種種困擾,人究竟是向往自由的。從小,我就很喜歡魚,很喜歡看魚,看魚在水里邊游來游去很自由。也很喜歡釣魚,但是不喜歡吃魚。那時,看到這句話,非常羨慕,就開始深入,每天跑到慧日講堂看書、拜那尊站著的佛像。

我同修(太太)的表哥已經學佛很久了,他設了五個佛堂。那時他做生意很賺錢,后來大家一起又投資砂石廠,又賺了很多錢,不過,那實在不是靠努力來的,而是賺得莫名其妙,是一種福報的結果。他剩下的錢都拿去蓋房子,最頂樓的樓層都留起來,辟建為佛堂,讓人念佛、拜佛。

開始學佛以后,我就去找他,拜他為師父,在家人拜在家人;因為他曾受菩薩戒,會講經,他要求我背經典。他現在是什么人呢?就是中國佛教會的秘書長--道光法師。未出家前就非常精進,凈土五經倒背如流。我很佩服他,于是開始背經書,那時心里就很羨慕出家了!

但是真正出家,除了要有意愿,還要有因緣。頭一次的因緣是,我太太那個表哥,那時正親近靈嚴山寺妙蓮老和尚,那兒經常舉辦朝山活動。有一次,他邀我們去,我頭一次參加這種活動。看整群人拜的那么虔誠,實在想不透!心想,這群人怎么傻成這個樣子。我跟同修說:‘要拜你去拜,我去上面等你!’我就帶著孩子走上去。靈嚴山寺

到達上面,有一個許愿池很大,樹立一尊巨大的觀世音菩薩像,我的小孩還很小,應該是四歲吧!他就跑到菩薩那兒拜,拜的很像一回事,拜完以后還跟我討錢許愿,我也就同意了!我同修上來,我就問他:‘黃一倫!’我的小孩叫做黃一倫,為什么叫做〞一倫〞?我取的名字,〞一倫〞國語、臺語、英語都差不多,一倫、一倫、ALLEN好寫又好記。‘你許什么愿呀?’他正經八百說:‘爸爸,我許愿趕快出家做小沙彌!’我看著他又問:‘你知道小沙彌是做什么的嗎?’他講的很認真:‘做小沙彌就是要修行呀!’。于是我又帶他去看小沙彌:‘人家每天早上那么早起床、讀書、用功、吃素,你可以嗎?’。他說:‘可以!’,我覺得很奇怪,我太太也在場。

后來,我太太的表哥聽到這件事,‘來!我帶你去見老和尚!’,那時我還不想去,我說不用…小孩說孩子話。自從小孩子說‘出家’這件事情,我心里不斷思慮著,小孩子怎么會想要出家呢?仔細回想他過去和現在的行為,他不愛吃肉,只喜歡吃素食,拜佛以后,他拜得比我還認真。他很喜歡聽佛教的錄音帶,有一次錄音機壞掉,我修了好幾天修不好,他跟我說:‘爸爸沒關系,來!試試看!’手打下去,‘阿彌陀佛!’居然修好了!他念‘阿彌陀佛’打下去會好,是因為他對念‘阿彌陀佛’有百分之百的信心。有時東西不見,他就自己念‘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’,還找不出來,就找我一起念,結果就找到了!念佛、拜佛讓他很有信心,所以家里就有兩個佛堂,我拜我的、他拜他的,他拜的是卡通的佛,我拜的是大人的佛。從他開始想要出家那時,每晚,我常跟太太商量,小孩子有這個因緣真的要出家,就讓他出家,我們賺那么多錢,就蓋一間大的道場給他出家好了!對小孩也不錯!以后也就不用娶妻、生子、做事業,他若愿意過這種生活也很好。但是自己心里想要出家的念頭卻不敢講,心想只要送孩子出家就好。

有一天,我跟孩子聊天,那時應該是五歲多,我說:‘黃一倫,你出家,爸爸好好賺錢,有空再去看你!’,他說他七歲就要出家了,我說,好啊!結果有一晚,他哭得很厲害,一直跟我講:‘爸爸!你要跟我出家我才要出家!’,每次講到出家,他一定要要求我跟他出家,后來我實在…只好答應他:‘好…’,他才睡。那時后起,我開始考慮,是不是應該跟他去出家?父子講好了兩個出家,兩個又去邀我太太出家,整個家庭就都想要去出家,我太太的表哥道光法師也想要出家,四個人就常在一起開會,討論要如何偷跑去出家。

但是我最大出家的因緣,是我母親,因為我的母親,有一段時間生病,醫生檢查結果是膽癌,那時大家在做生意,沒時間照顧她,就請兩班特別護士照顧她,結果,有一個親戚打電話罵我:‘你們這些不孝子,小孩生病自己照顧,母親生病就請別人照顧!’。我聽了覺得很羞愧,從那時開始,晚上都睡在醫院,丈母娘也剛好在生病,我太太照顧那邊,我照顧這邊,連我的小孩也得到中耳炎在動手術,那段時間對我來講,壓力很大。但是在醫院那段期間,我才開始認識人生,從小,我不曾處理過這些事情,我很少生病,只是偶爾感冒、肚子痛,沒什么大病,對醫院的種種并不了解,照顧母親住院期間,我發覺,我無法接受有人死亡、有人徹夜痛苦、有人緊急手術,尤其那些老人病癥看起來很恐怖。

還有幾晚我的母親,只要兩小時就痛一次,一下發燒、一下發冷,我緊張的跑來跑去,不知道該怎辦?那時我很喜歡念《地藏本愿經》,若看母親疼痛時,我就跪在床邊念地藏經,念完以后就發愿,開始吃素食,古老的說法是補壽給她,藉由吃一段時間的素食,希望母親會好一點。那段時間她也真的好多了!

我對母親算很孝順,看到母親那么痛苦,我念地藏經給她,乃至發愿,我發愿希望真的出家,出家好好修行,學地藏菩薩,希望母親,要就早點舍報,不然就早點好起來。

隔天要開刀,她說她不要了,她會怕!我經過父親的同意之后把她送回家。回家三天以后,她又跑去別家醫院檢查,已經不太會痛,沒事了!她覺得奇怪,怎么會這樣!就跑來問我,我的俗名叫黃榮享,‘阿享!你如果有發什么愿?一定要去實現哦!我知道你孝順一定有發愿,我才會覺得很輕松。’她問我發什么愿?我說:‘就是發愿出家啊!’。母親聽到我發愿出家,眼淚立刻掉了下來,她認為出家很歹命,這個好命兒居然要出家。但是她知道,發這個愿真的讓她身體好起來,甚至再十年都沒問題。

這個發愿很重要,看到母親身體變那么好,所以,我出家的愿絕對不會退。

那時候,我想知道什么叫八關齋戒,在臺北我也不熟悉有那些佛寺,除了慧日講堂,但是慧日講堂并沒有傳八關齋戒,當時高雄文殊講堂慧律大法師最出名,就約我太太搭夜車,兩個很精進地跑到高雄受持一日一夜的八關齋戒,天亮才坐車回臺北。受八關齋戒時我就發愿,人家受一天,我要受一年的,不但受一年,還發愿受八關齋戒以后,希望能出家。

回到臺北,我太太說你受得這么認真,是了發什么愿?我說我發愿受一年的八關齋戒,她一聽心都涼了,我說我已經決定了,還好我太太也很尊重我。

后來,我又去問我的師父--如虛老和尚,師父說,若想出家應該要受菩薩戒,所以我又到處去找,那里可以受菩薩戒,剛好高雄慈云寺會本大法師在傳菩薩戒,我發覺,我學佛似乎跟高雄比較有緣。跑到高雄,我不會開車,雖然高雄出世但對高雄不熟,為了要找‘楠梓’這兩個字又找不到,又不知道‘楠梓’臺語叫〞楠仔坑〞,到處問好不容易才找到。受菩薩戒那時很認真,一心受菩薩戒發愿出家。

不過出家最困難的是感情這關,那時候,跟我太太真是不知道該怎么講。為了受八關齋戒,我還故意將隔壁那間很漂亮的房子買來,叫她去那兒住,我住這邊,晚上才不會相遇,因為要守八關齋戒。我的太太對出家很羨慕,曾經也有一段時間想要出家,但是她的想法是,一起出家,不是分開出家,我說出家在一起,何必出家,要出家就要分開出家。聽到分開出家,她就比較不同意,不過她對三寶、出家人非常非常的尊敬。

我常講,她這輩子生命中,最重要的男人都出家人,因為她沒有父親,監護人就是表哥--道光法師,她的先生就是我,她唯一的小孩將來可能也要出家,所以對出家人,她很護持,也很會布施,我布施還沒有她厲害,假使我今天布施九十萬出去,她就把它補到一百萬,我布施〞十〞的,她都布施〞百〞的,所以福報比較大,這是她的好處。

那段時間要出家,到處去找出家人,但是我太太也很聰明,我若接觸那一個出家人,她就會找那個師父溝通,所以我找很多出名的法師想要出家,結果他們都說你好好的賺錢,護持佛法就好了!結果沒有人讓我出家。

出家前,有一次去越南,每天拜,一心想要出家,結果晚上做夢,夢見我跪在一個和尚面前。夢中看到自己剃光頭的樣子,很高興,心想,我一定能出家!一定沒問題!

我年輕時并不是很孝順,因此內心里起了一個想法,這輩子如果沒因緣出家,我也不要工作了,就一輩子奉養我父母就好了,我跟太太講,如果你不讓我出家,我也不跟你住一起,我跟父母住一起,陪他們出國、陪他們玩、陪他們做一切喜歡的事。

那時候,到處想要出家都不可能。有一次去圓光佛學院,打算去佛學院出家,于是跟我太太商量,不然你先讓我去讀書,看情形再說!

結果跑去圓光佛學院,早上三點起來,看到如悟法師,差點愣住了!哎呀!這是我夢中的人!我想,這一定是我出家的師父!雖然后來我不是跟他出家,但是至少這個夢可能是一種助緣。圓光佛學院

后來,沒在那邊出家,又回到慧日講堂,我太太在那邊也是大功德主,所以沒有讓我出家的因緣,到慧日講堂又找我的師父如虛法師,我跟師父講,你若不讓我出家,我就去別的地方,隨便找一些經懺道場,師父說:‘你若要去那些地方干脆住在這里!’。住在那里,并沒有存心讓我出家,住了幾個月,我受不了,要求師父,一定要給我剃頭,我說我已經準備好了,絕對不退轉、不會還俗!最后,還是沒有達到出家的目的。

不得以邀師父回恒春,恒春那個道場很少人知道,但是我太太的電話馬上就來了,因為很多人跟她講,她馬上就來阻擋,我師父說:‘因緣不夠嘛!這是你自己的業障!’,因此并沒有幫我剃度。我就留在那個地方,我說我不回去了!

要離開家里的時候,確實是很痛苦,人畢竟是有感情的。我丈母娘很富有,她以優厚的條件交換我不要出家,但是我沒同意。于是她就去找我的小孩,她說:‘一倫啊!你要等阿嬤死了,你才去出家,阿嬤給你多少錢、多少錢!’…跟他談條件,孩子說:好!就答應她。然后過來跟我講,‘爸爸!我已經答應阿嬤,我要等她老了再去出家,你先去出家吧!’

他阿嬤想,如果不讓小孩出家,大人就不會出家,她沒想到小孩會說,好!我陪阿嬤,但是爸爸你先去出家!我聽到這樣,就決定了!一定要離開這個家,所以我就跟孩子跪下,感謝他!

我今天會出家,和個孩子出世有很大的關系,我不曾愛人愛得那么深。生這個孩子的時候,我差不多三天三夜沒睡,一直看他,四千二百公克,塊頭很大,相貌很好看。每天常照顧他,很愛他,連他站起來我都煩惱,坐下去我也煩惱,做什么事情我都煩惱,不管在外面事情如何繁累,只要回到家里看到他,那怕他已經睡著了,我都覺得十分快樂,覺得整個生命都改變了。但是也因為愛他,怕他生病、怕他受傷,開始比較脆弱,對宗教也就比較迷信,沒學佛以前,到處去問道教的事情,大多跟小孩、事業有關系。

記得要離開我家的前一晚,我太太知道我要出家,似乎不可能挽回了,就去拜托我父母去找我師父,說他們兩個不同意我出家,只要父母不同意,我就不能出家了!那一天我沒回去,我太太很聰明,就請我父母到家里等我回去。我回到家門口看見客廳燈光通明,正要開門時發現父母的鞋子竟然在外面,我不敢進去,就在外面徘徊到一點多,父母親同樣也在客廳等我到一點多。后來,實在忍不住了,只好硬著頭皮進去,到了里面,父母親坐在那邊打瞌睡,我一開門他們就清醒了,我趕緊說:‘你們先不要講話!’我先跪下去跟他們磕頭,跟他們磕頭拜三拜,我說:‘我要出家,已經決定了!我跟你們感恩、磕頭。’父親說:‘你不能出家呀!我們兩個不同意,你要如何出家呀?’。我跟父親講:‘你不讓我出家我只好出國!’說完,我就拿出護照來,因為我從事旅行社生意,所以有很多本,要去那一個國家都可以。父親聽了,就說:‘你不要離開臺灣!只要你不離開臺灣就隨你了!’我說:‘這樣的話您是答應了?’他說:‘只要你不要離開臺灣就好!’,我太太當時就要翻臉了!父親不知道出家什么意思,他只知道我不離開臺灣就好,母親沒有講話,至少我得到父母的同意了。

隔天我就要離開了,我太太知道我已下定決心。早上起來,哇!地上都是照片,我跟她的照片,撕成一人一邊,全部撕破灑在地上。我沒講話。要離開時,我孩子也靜靜的不講話,

我太太看我真的要走了,她知道我很疼小孩,她平常不太打小孩,卻故意打那個孩子,看我會不會走不開?唉!女人都是這樣!那個孩子平常若被他媽媽稍微打一下,就會叫‘爸爸!爸爸!…’他的救兵就是我。但是那天他媽媽為了我打他時,雖然一直哭,但都不叫,也不看我。老實講,我心在滴血!很痛苦!我看著他,他都不看我,那時只要他叫我一聲,我就可能離不開了!他完全忍住不看我,我滿懷悲痛的走了出去。

我走出去了,我絕對不會走回來。出去以后,當然心情很不好,因為我很疼我太太,老實講,我太太跟我同年而且是夫妻臉,她對我很好,跟她結婚剛好七年,我還算過,離開那天剛好滿七年,但是出家還是要出家,就這樣離開了。

我太太為了怕我出家,什么錢都扣起來,什么卡、什么卡全都剪掉,出家時,身上只有一千多塊,我不知道出家要帶錢。離開以后,我就住在慧日講堂,都沒有回去。一、兩個月后,我就去恒春,還沒落發以前,我拜托我太太,寫離婚證明書、配偶同意書給我,她不寫。結過婚的人,要出家必須有夫妻同意書,這是戒律規定的,不然不收。她給我一個條件,叫我去讀佛學院,佛學院三年若能畢業,她才寫同意書給我。我想也好,先去考試再說,就去佛學院。

我太太曾經問我:‘你什么時候要出家?’我回答她:‘如果有任何一位出家人愿意剃我的頭發、要讓我出家,我馬上跟他出家,絕不回頭,都不用交代了!’。她說好,之后,我認識的每一個出家人,她都有辦法應付,沒人邀我出家!福嚴佛學院直到我去福嚴佛學院,福嚴佛學院是女眾的佛學院,院長‘真華長老’為了感恩‘印順導師’,要把它改成本來的男眾佛學院,因為福嚴本來就是男眾的佛學院,之前收不到男眾后,來才改成女眾,為了感恩印順導師要把它改回男眾學院,因此就到處邀人出家。我去福嚴考試,真華長老看到我:‘黃居士,你要不要出家?’,我聽了,差一點跪下去!這輩子第一次聽到有人邀我出家,我跪在那兒,老師父!我就是要出家!他不知道我已結婚生子,也沒問。

考完試,回恒春,我師父沒有幫我落發,就離開了。剛好另外一位海天法師,也剛從屏東的家跑出來,找我師父說要出家,因為剛來,師父就叫他住下,還好有他來陪我,兩個就常常在一起。印順導師

我希望在我生日之前出家,為什么?因為我想要報父母恩,尤其報母親恩,我希望師父趕快幫我落發。就在生日前兩天,我想,決定出家是我自己的事,不能依靠別人,我要求師父,給我法號,我一定要出家,所以師父就給我這個法號,〞海濤〞,為什么給這個法號呢?因為這個〞海濤〞是一個已還俗出家人的法號,這是我死纏著師父,師父受不住才給的法號。我想,有法號了,就可以自己剃頭。剛巧有一個師兄,五十幾歲才出家,他老婆也不讓他出家,也是硬要出家,他說師父離開沒辦法幫他剃頭,他要自己剃,于是兩個人就互相把頭發給剃了!

我要落發那天聽到一個故事,那時龍泉寺有一位師父,忘了叫什么名字,從恒春來這里出家,結果他太太不同意,每天來鬧,鬧到發瘋,后來死在工廠的水池里面,那個出家人并沒回去,只替她辦個梁皇就了事。我想,為了出家太太鬧到死掉,都還不會還俗,真正如如不動。相較之下,我的情形又算得了什么?聽完這個故事,我心里面就比較平靜。我剃完頭發后,就跟海天法師講,干脆你也剃一剃,就順便幫他把頭給剃了。

我那時沒有長衫,師父急著要到南部,他就隨手拿一件冬天的長衫給我,剃頭以后,穿師父給我的那件冬天的長衫,恒春很熱,每天穿著冬服在那邊走來走去。后來跟海天法師兩個人一起去做衣服,到鳳山一間做衣服的地方,選好所需的衣褲、長衫,店員說總共一萬八千塊,我差點昏倒在那邊,這么貴!身上才一千多塊,講不出口,只好跟他說下次再來!

回五公寺,另外一位師兄問,‘你帶多少錢來?’,我說:‘沒帶錢!’‘沒帶錢要出家?’我說:‘我怎么知道出家要帶錢?’他的意思是說起碼的服裝費是要有的。我師父說出家不要帶錢,出家若帶錢要如何出家?出家如果有錢就很容易還俗了,出家要完全的放下接受人家的供養,隨緣吧!所以我們男眾的道場比較隨緣!

落發后,我就住在恒春都沒回去,后來我同修知道我落發,她又叫我二哥、二嫂,跑來看我,又打電話跟我講:‘我不承認你出家,你頭發自己剃的不算!’,但是我不管,反正出家是我的事情。

六月十九,師公要成立男眾佛學院,大量的剃度,那時,我就希望師父為我正式剃度,我師父帶我們去臺中以后就離開了,叫我自己去新竹報到,我跟海天法師兩個人頭發剃一剃,衣服穿好去報到,師公說:‘剃度了?’‘沒有,自己剃的!’‘自己剃的!’‘你師父沒有來啊?’,我說:‘回臺中了!’‘那誰跟你來?’‘沒有,自己來!’‘家人呢?’‘沒有!’。大家出家都有人送,只有我們兩個沒人送。要受沙彌戒那時,我很勇敢,打電話給我的父母,又叫我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太太,說我要剃度了,我通知你們了,不是沒講哦!父母親說:‘那是你的事情!’,我太太她說不理我了!奇怪!怎么態度不一樣?后來才了解,別的法師幫我剃度都不行,只有真華長老就沒問題了,所以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因緣。

我跟海天法師等有七個人一起剃度,剃完以后師公就要取法號,照講我的法號是‘如’字輩,真、如、海,我跟師公說師父已經給我法號〞海濤〞了!不然我現在跟師父會變師兄弟,所以我是由師公剃度,用師父的法號。

記得剃度時七個人,其它五個,有的老婆來送、有的父母來送,只有我跟海天法師兩個沒人送,結果我們兩個在那邊哭,不是哭沒人來送,而是深深感覺要出家真的很困難,現在終于正式出家了!那種無法形容的高興和感傷交雜在心頭,眼淚禁不住而流滿雙頰!也正因為這樣,我們出家的信念比較堅定!

七個剃度里面目前已經有四個還俗了,那四個出家時有他老婆、父母來送,歡歡喜喜的來,又歡歡喜喜的回去!‘越痛苦你才會越珍惜!’,出家有夠痛苦,像海天法師是偷跑的,我是這樣強逼的,雖然很痛苦,但是知道出家很難得,難得出家。

那時我在福嚴居住,住到開學之前,師公對我很好,因為我很會考試、寫字;考試都第一名的,他特別交待我,要好好讀書,以后接他的衣缽。

回到臺北,我決定,不去讀福嚴,先處理離婚證書的事情,然后回恒春幫忙。后來在臺北慧日講堂,住了將近八個月,當法證老和尚的侍者,當我師父的侍者,學了很多東西。在臺北時,每天就是清掃臭水溝、倒垃圾,其他的出家人來,替他們服務看要吃什么?

有一次到銀行存錢,遇到以前公司的會計,他們不敢相信我會做倒垃圾、掃水溝那種事情,因為我一向很好命。

慧日講堂要重建了,有許多人布施,我每天都要去存錢,有一次去銀行,柜臺小姐說,你們出家人很好賺,每天都存那么多錢!我楞在那兒,奇怪!怎么有這種想法?又無法跟她解釋。我那時就認為;出家人身上不要帶太多錢,也不要每天跑銀行,讓在家人誤會,不管這個錢是做什么用的,錢太多,最好讓在家菩薩幫忙處理,才不會讓人誤會。

我太太沒事都會去看我一下,看我在做什么,看我非常認真,知道我不會還俗了。但是她就是不肯寫離婚協議書!我出家以后,她整個人都變瘦了!

出家前,為了要讓她同意我出家,特地買一輛好車給她開,讓她高興,少生我的氣,結果,車子才開兩天就生車禍,她打電話給我,叫我去處理,一見面就罵我:‘都是你!都是你!就是因為在想你出家的事情,才會出車禍!’當時我靜靜的沒講話。還好,撞到一個學佛的人,那人問我太太:‘我停在那邊你為什么撞我?’她說:‘我先生要出家,心里不高興啊!’。這樣反而又認識一個朋友,他不但不怪我太太,還幫忙她。他帶我去他們的道場,又帶我去認識凈行法師,凈行法師是越南的法師,我是在那里受五戒的,這也是一種的因緣。

出家以后,我的太太常常來看我,我覺得怪怪的,如果有女信眾在旁邊,她就很生氣,把她們趕走,我發覺在臺北實在不行。

有一次,我太太硬要我回去遷移祖先牌位,要我親自去處理,她不要幫我處理,我說我已經剃度了,拜托她幫我處理,結果她不管,叫我一定要自己去處理,我不肯。當天晚上,我睡到十一、二點,電話響了,一聽,里面的小孩哭得很厲害,被他媽媽打了,我知道是我那個小孩,我很痛苦,不知該怎么辦,我太太說,你要不要回來?我說好…我一定會回去處理。我回去的時候,她很傷心坐在我面前,還問我一遍‘你能不能夠不要離開?’我斬釘截鐵說:‘不可能,請你原諒!’各位了解,愛情跟出家,對我們來講,真的是掙扎,我并不是不愛我太太,只要了解出家,就知道出家太好了!看到她這樣傷心,我很痛苦,但是也沒有辦法,腳還是要走出去,從此以后,我就不曾再回去了!

在慧日講堂,她一直不跟我寫同意書,我也不知道怎么辦!二月十九日,我整天一直念觀世音菩薩,隔天她打電話來,說要寫了,兩個人就去找一間律師事務所,就在那邊寫離婚協意書,那時我已經出家了,那個女眾律師對內容不太認同。后來離婚協意書怎樣寫呢?全部的財產、動產、不動產都歸屬女方,孩子監護權也屬女方,負債則由男方負責。她看了以后覺得不錯,才同意。寫完協議書,他們兩個做律師的夫妻為了小孩在吵架,我太太很好,就去安慰女律師,我去安慰那個小孩和她老公,總算他們的家庭又和諧了,也認識了他們夫妻。辦完離婚的手續,女律師跟我太太說不好意思收你的錢,這五千塊要怎么處理?我太太教她說:你可以拿去供養他!她拿那五千塊錢到慧日講堂供養,后來也開始學佛。妙通寺

我去六龜妙通寺受戒回來以后,我太太才跟我辦離婚的。受戒回來以后,她又打電話問我:你到底要不要回來?我說:不可能,我已經受戒了!她說:你一定要辦離婚!我說:對啊!你不辦我也沒辦法!那時才正式去區公所辦理離婚手續。將近兩年,銀行的名字才改過來,那時銀行的名字都是用我的名字,她還為我保留著,看我真的不還俗了,才全部改名。

我出家以后,我的小孩不曾打電話給我,不曾再叫我爸爸,對我來講有極大的幫助。

還有一次,有一個法師,叫我的同修來慧日講堂找我,那個法師叫她要跪拜,當她對我跪拜的當下,對她來講我是一個出家人,彼此間夫妻的關系已經沒有了!那種夫妻的感覺沒有了!不過我對她很感恩。

這是我出家的想法,跟別人的想法是否一樣?我不太了解,我覺得這個世間,佛法確實很好,但是知道的人很少,我們應該想盡辦法,將簡單的佛法,在這個世間傳布。

我們從夫妻間的愛、對孩子的愛、父母對我們的愛,了解我們應該去愛一切人,好像一個大家庭一樣,所以我才會離開我的家。我并不是不愛我的太太、并不是不愛小孩,不過我們應該將這種執著、占有的情愛,去愛一切需要被愛的人。

我剛出家時,老實講,晚上想到我的小孩、太太在哭,我也會暗自哭泣,男人也會流眼淚!那時,我瘦了快二十公斤,她也瘦快二十公斤,我小孩的壓力一定也很大!

有一次,有一個戒兄弟,很想看我的小孩,那時我出家兩年多,叫我一定要打電話問我小孩有沒有在家?我就偷偷打電話回家,丈母娘接的,只有丈母娘跟小孩在,我太太不在,機會來了!丈母娘很愛我,我出家哭的最厲害的是丈母娘,哭到昏倒!既然我這個戒兄弟一定要看我的小孩,隨緣!我就進去,一進去,丈母娘看到我就抱著我哭,只問一句話:‘你什么時候要回來?’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?

丈母娘雖然很富有,但是不幸福,丈夫早死、孩子又不親,跟我在一起時間比較多,我跟我母親長的不像,跟丈母娘倒長得很像。我會決定娶老婆,跟丈母娘有絕大的關系,不然照我的個性,我不會那么早結婚。

婚前,我跟我太太回去她家,丈母娘看到我,就很喜歡跟我講話,她說你書讀那么高、又這么會打麻將,會講國語、又會講臺語,她說你早一點娶我女兒,我要跟著你,因為我沒有地方去!我聽到這里,老人家沒地方去,這么可憐!又有一次,她的孩子為了錢的事情,曾打過她,沒地方去,跑到我家的倉庫。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后,覺得老人家很可憐。所以她希望我跟她女兒早一點結婚,我立刻同意,我跑回去跟母親講,抱歉!我若結婚可能不跟你住一起,因為丈母娘叫我跟她住一起,母親說沒關系,我是因為如此才結婚。我常跟母親講:抱歉!我一次娶兩個,娶老的跟娶小的。丈母娘對我很好,在家里只要看到我就好,打麻將沒關系,在外面怎樣風流,她也說沒關系,只要回來就好。所以我要出家,她很痛苦,那天回去,她看到我就一直哭,我也很痛苦!

我的小孩看到我,跟我笑了一下就跑進房間。怎會這樣!當我還在狐疑時,他又跑出來,手拿一本書,那本書是釋迦牟尼佛傳(佛陀傳),他打開書本,里面夾著一張書簽,跟我說:‘海濤師父,你還沒講完呢!’,因為我平常會講佛教的故事給這個孩子聽,所以他跟我說我還沒講完,意思叫我要講完。我聽了,很難過,又不敢哭。那時,我心里就做一個決定,我一定會講、我一定會講,雖然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對你講!后來,我才會答應法界衛星電視臺,到臺里講佛陀的一百個故事,就是要講給他聽!但是這個小孩并不會要找我回去,他知道出家是好事情,每次他媽媽難過的時候,都是他在安慰!

還有一次,他媽媽為了要讓他跟我在一起一個禮拜,看我會不會因為小孩而回去,所以帶他去慧日講堂,我剛好從恒春回來,她希望孩子跟我去恒春。結果那個孩子不住的哭,我覺奇怪,你就問他:‘跟我去恒春,為什么要哭呢?’,他說:‘海濤師父!如果我跟你去,媽媽一個人在家會很孤單,我要回去照顧媽媽!’我聽了很感動!這個孩子會照顧媽媽,沒問題了!我出家時就跟他講,我若去出家,你就是一家之主了,你要照顧阿嬤、要照顧媽媽,要做好這件事情,因為我不會再回來了!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找我了!

有一次我搭飛機到臺北,下機經過我住的地方,剛好遇到他,他看到我就九十度問訓:‘海濤師父,阿彌陀佛!’,我深深覺得,我應該將出家人做好,因為我是他學習的對象。

他跟我問訓說:‘我想問你一個事情,我是先出家比較好,還是先把書讀完,先當老師再來出家?’我沒有回答,我認為現在孩子有孩子自己的打算,我不能回答。我說:‘那你的意見呢?’,他說:‘那這樣好了,我先把書讀好,做老師做完以后再來出家!’我說:‘這樣也不錯啊!’

這個孩子從小就不喜歡跟女孩子照像,跟我一樣,女孩子緣太深,我常告訴他自己要小心處理。之后,再看到我小孩,都是在電視節目里,電視臺做節目訪問我們家庭時才相互見面。我不會特別去想他,因為我認為每一個小孩、每一個老人、每一個人,都是我們的家人!出家一段時間以后,我就沒有這種的分別了!只是很感恩;感恩這段家庭的生活、感恩這段父子間的感情,讓我知道如何去愛人。知道感恩父母,就會知道如何去孝順每一位老人、尊重每一位女人、去愛一切孩子。

現在,我每天都很努力,研究如何用簡單的方法將佛法傳布到監獄、學校。太深的,老實講我也不會,如果我二十幾歲出家,我可能會將整個佛學研究透徹,但是半路出家,三十五歲才出家,體力有限。想傳布佛法,必須到處去籌備,到處去跑、去開發,才有辦法,而且要趁年輕。我內心里面,有一個很大的希望,希望有一天也能閉關,深入了解一切佛學經典,才到處去弘法,如此才是正確的。但是這要隨緣,目前只好半工半讀、邊走邊看,不敢浪費絲毫的時間。

出家是個人的意愿,不一定學佛都要出家,只是出家比較能夠專心,容易修行。釋迦牟尼佛示現出家,覺悟真理,對我們來講,沒有世俗家庭、金錢種種的束縛跟壓力,對我們體悟更深的真理有很大的幫助。其次,沒有世俗的家庭和社會經濟的壓力,從事奉獻的工作也比較好做些,這是出家的好處。大乘佛法的出家,重視的是慈悲,慈悲就是愛的提升,所以結過婚的人、有妻兒的人、有小孩的人出家,也有一個好處,因為他曾經愛過人,曾經被深深愛過,比較了解世俗的家庭,才懂得如何使用愛。出家時,離開自己妻兒、父母傷心欲絕的那種痛苦,真的像撕肉一般難以言喻。因此,我們比較不執著私人的感情,因為再去執著這種世俗的貪愛,生命確實會變得很脆弱。過去,我若想到我太太為了我出家在痛苦,就很痛苦,我是沒什么問題,但是知道對方在痛苦,實在很不忍心!十分感恩對方如此的成全。

有一次,出家兩、三年了,在外面剛好遇到我同修,穿得很漂亮,我就問她:‘你最近快樂嗎?’她說:‘快樂的不得了!’,‘對嘛!我就跟你講,根本就沒什么嘛!’。

華視點燈節目做五周年慶,都找一些災難的家庭參加,也叫我和同修、小孩一起去,我跟她講:‘你看!我們已經很幸運,來參加的人何其不幸,我不過是出家而已,至少還有機會見面,已經很幸福了!’所以說,出家其實并沒什么值得牽掛的,世間那種生死離別才是真痛苦。

上節目那天,我在廁所,我小孩剛好也去廁所,他找我聊天,當時,我感覺好像沒有離開過一樣,沒有什么隔閡,他也很尊敬我,問我一些讀書的問題,我對他也很關心。兩個人從廁所出來以后,我太太拿飯給我吃,她拿飯給我吃的姿勢,還當我是她丈夫,還有那種習慣,就是女眾都有的那種習慣。所以我覺得,出家以后,夫妻應該盡量避免見面。見面久了,你也就沒辦法了!

現在我若回臺北,親戚朋友都會跟我報告,我的小孩目前在做什么,甚至還將我的電話給他,叫他要打給我,其實,我們兩個都不會聯絡,別人都覺得納悶,認為你們是父子,為什么不聯絡?

到現在過年要到了,我父母每天在家里等,等什么?等這個孩子回來!父親比較可憐,他說你們一個出家,結果兩個都出去了!因為我出家,孩子歸太太,我太太跟她母親住,所以父親平時看不到這個孫子,所以過年大家就在等他,等他回來,初一住他家,初二住誰家,大家平分住…,一年看一次,老人家終究是疼孫子!

我出家以后,頭發剃掉、袈裟穿上,我跟自己講,我終于回到我本來的樣子,我本來就是一個出家人,前世我可能就是出家人,我只習慣出家人的生活,七年的婚姻生活跟做事業,雖然有所成就,但是對我來說,永遠是一種壓力跟束縛,不習慣,包括別人叫我買車,我都沒有那種想要有車的觀念。家里要分財產,我跟二哥兩個都愛流浪,我跟父親講,不用分、不用分,都給大哥,大哥要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,因為我父親跟叔叔曾經為了分財產拿刀要互砍,所以,從小時候,就沒有那種想法要分財產,一直到結婚做事業,買房子…,我都用太太的名字買房子。

對我來講,擁有是一種壓力跟痛苦,希望過比較自由的生活。有佛寺叫我去做住持,我都跟他拜托不要,因為我曾經做過,被束縛,實在有夠歹命!我覺得一個人要過得自由自在,我們要盡量奉獻,當然還是那句話,不怕做住持,但是不要做住持,我覺得,做住持是一種的菩薩擔當,不然你去問心良和尚!有夠痛苦!如同各位當父母一樣,當父母就是擔當。

趁我現在還會講話、還健康、還稍有人緣、不討人厭,不要讓自己有各種的雜染;好好的利用自己,去幫助佛教,這是最大生命的意義,其它不太重要。

如果各位想要出家可以找我,我會幫你一點忙,已經有十幾個男眾來找我出家,我都他們帶去找我師父,或者介紹到別的道場。我跟心福法師,未出家前在龍泉寺就認識了,當然這也是一段的因緣,因為這樣一個因緣,才認識心良和尚,才常來龍泉寺。

我常常認為,可能我過去世是高雄人,死在高雄然后又生在高雄,所以在高雄,有這個地緣,比較有人緣,這個很重要!有一次,我去臺中鄉下演講,三催四請才湊二十個人來聽,這就是無緣!過去不曾在那邊種過好緣,我就要檢討。

現在我每天在臺灣到處跑,昨晚去臺中,之前去羅東、花蓮,每天跑不一樣的地方,讓我感覺很深,每一個人、每一個地方都有不一樣的因緣,臺南人、高雄人、臺中人、屏東人都不一樣。不但這樣,我們在每個地方因緣也都不同,如果不曾在這個地方結過緣,不管做什么事情,不通就是不通!像我,在臺北想要找個地方住,找不到!沒人要讓我住!臺北是我學習的地方,但我必須花錢去租房子,這就是無緣!在高雄信徒很多,大家爭先打電話給我:‘師父,要住我那里嗎?’這就是在高雄曾種過好因,在臺北只有種讀書的因,沒有種過布施房子的因。

各位了解這個道理以后,這個地方〞沒有〞,在這個地方要彌補,這個地方〞有〞,這個地方就要惜福,我們所做的要遍及每一個地方,這個地方沒人聽我講經,我就要在那個地方盡量布施、幫忙,在每個人身上結個好緣,尤其結個佛緣,這才是最重要的!阿彌陀佛!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www.8hpr.com/style/images/nopic.gif
我要收藏
個贊
被踩
分享到
分享
評論
首頁
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 qq游戏天津麻将积分 海底总动员尼莫 国际米兰110周年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所 扑克拉霸走势图 寻仙手游探索 qq捕鱼大富翁新手卡 电竞比分直播 pt古怪猴子彩池版攻略 沃特福德vs狼队集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