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|35选7广东走势图

品略圖書館

三問之激素所致骨質疏松防治:Who? What? How?

導讀

神經科需要使用激素的疾病甚多,如重癥肌無力、多發性硬化、視神經脊髓炎譜系疾病和自身免疫性腦炎等等,簡直數不勝數。雖然激素可能會導致某些副作用,但是為了治病,有時候不得不使用。激素的一個耳熟能詳的副作用就是,可能會導致骨質疏松。骨質一疏松,就怕飛快沖。為啥?當然是怕一不小心就跌出個骨折。一般情況下,如果患者在使用激素,我們會給患者進行補鈣,以預防骨質疏松,減少骨折發生風險。但是使用激素時,真的只要簡單地進行鈣劑補充,就可以萬事大吉嗎?非也,其實預防激素導致的骨質疏松大有學問。

作者:Joy, Lisa

激素導致的骨質疏松的預防

哪些人群需要預防治療?——Who

眉毛胡子一把抓地只補鈣,這是預防激素導致的骨質疏松的良方嗎?恐怕不是。我們首先需要鑒別哪些使用激素的患者是我們的重點關注對象。如何鑒別?工具在手,天下我有。登陸下述網址www.shef.ac.uk/frax/,然后在首頁依次點擊Calculation Tool-Asia-China-China便可出現下圖的計算工具。

這個是骨折風險評估工具(FRAX),可以估算≥40歲人群的10年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和髖部骨折風險。該工具借助多種骨質疏松的危險因素(包括激素的使用)以及骨密度來進行骨折風險的評估。

從上圖中,可以看出,進行骨折風險的估算需要的信息包括年齡、性別、體重、身高、既往骨折史、患者父母的髖部骨折史、目前是否吸煙、是否使用激素(如果患者正在使用口服激素或既往使用激素超過3個月,并且每天使用≥5mg潑尼松龍或其他等劑量的激素則選擇Yes)、是否確診有類風濕性關節炎、是否有繼發性骨質疏松(指的是患者是否具有與骨質疏松強烈相關的疾病(I型糖尿病、成人脆骨癥、未經治療長期存在的甲亢、性腺機能減退、45歲前發生的早絕經、慢性營養不良或吸收不良和慢性肝臟疾病))、是否每天飲酒≥3個單位(一個單位等于8-10g酒精)以及骨密度(如果沒有檢測骨密度,則留空)。輸入上述信息后點擊Calculate進行計算,則會出現上圖里右下方的結果。圖中結果表示十年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風險為2.4%,而十年髖部骨折的風險為0.3%。

在使用這個FRAX工具的時候,有以下幾點需要了解:

? 雖然這個估算工具在沒有骨密度(BMD)的情況下也可以計算,但是一般推薦接受激素治療的、≥40歲的人群進行骨密度測試,因為填入骨密度值可增加這個計算骨折風險的準確度。(以下人群需要監測骨密度變化:1、所有≥40歲的人群;2、對于小于40歲的人群,若是有骨折史或其他骨質疏松的危險因素。)

? 英國全科醫學數據庫建議,若是患者每天使用潑尼松龍的量大于7.5mg,則所獲得的計算結果中的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的值應加上15%,而髖部骨折的值應加上20%。然而,在接受高劑量激素(每天潑尼松龍劑量大于30mg或每年總量大于5g)進行治療的患者中,即使加上上述該增加的值,依然可能低估骨折的風險。

? 該工具僅用于≥40歲人群的骨折風險評估,目前沒有對小于40歲人群的骨折風險進行計算的工具。

那么,獲得這個骨折風險值有什么幫助呢?它的作用在于,可以幫助判斷是否需要進行藥物干預預防骨質疏松。別著急,后文中會提到。

哪些方法可預防激素所致骨質疏松?——What+How

據2017美國風濕病學會發布的指南指出,所有每天使用≥2.5mg潑尼松龍,并超過三個月的患者均需預防激素使用導致的骨質疏松。預防治療的方法如下。

(1)非藥物療法

若病情允許,應最大限度地減少激素的使用。因為當停止激素使用時,骨折風險迅速降低。對于正在使用激素的患者,應建議其進行適量的負重訓練、維持正常體重、避免吸煙、限酒、評估和管理跌倒的風險。

(2)鈣劑和維生素D的使用

推薦使用激素的患者每天攝入適量的鈣(每天1000mg)和維生素D(600-800 IU)。既往有研究指出只補鈣不能有效預防骨量減少。因此,若是補鈣千毫克,請記住,別將六八百單位維D扔在燈火闌珊處。

激素導致的骨質疏松的藥物干預

哪些人群需要藥物干預?——Who

以下人群推薦進行藥物干預:

? 任何有過骨折史的患者;

? 對于≥40歲的人群,若通過上述FRAX工具計算出來的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風險≥20%,或髖部骨折風險≥3%;

? 在≥50歲的男性中及絕經女性,若是正在使用激素并且骨密度T值≤-2.5(脊柱或股骨頸T值均適用)。

以下人群可考慮進行藥物干預:

? 對于≥40歲的人群,若通過上述FRAX工具計算出來的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風險為10%-19%,或髖部骨折風險大于1%小于3%;

? 對于≤40歲的人群,骨密度T值≤-3,并且每天使用的潑尼松龍劑量大于7.5mg;

? 成年人每年髖部或脊柱的骨質流失大于10%;

? 對于≥30歲的人群,每天使用30mg激素或每年使用激素的劑量大于5g。

哪些藥物可使用?——What

一線藥物:雙磷酸鹽;二線藥物(按下列排序進行選擇):靜脈用雙磷酸鹽、特立帕肽、地諾單抗、雷諾昔芬(該藥僅用于絕經婦女,且當其他二線用藥不適用時選擇)。

藥物干預應持續多久?——How

應根據以下情況決定藥物干預持續時間:

? 如果使用激素超過5年,若是骨折風險為中到高度,應繼續使用藥物進行骨質疏松的治療;

? 如果使用激素不超過5年,若是骨折風險為中到高度,應繼續使用藥物進行骨質疏松的治療,持續5年;

? 當停止使用激素時,骨折風險為低,則不用繼續使用藥物進行骨質疏松的治療。

說明:骨折高風險:10年的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風險≥20%或髖部骨折風險≥3%;骨折中度風險:10年的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風險10%-19%或髖部骨折風險大于1%小于3%;骨折低風險:10年的主要骨質疏松性骨折風險小于10%或髖部骨折風險≤1%。

在使用藥物時,應進行骨密度監測,以便知己知彼,監測的方法包括:

? 開始使用激素的6個月內應進行骨密度檢測;

? 每2-3年進行骨密度復查;

? 對于正在接受激素治療并且沒有接受骨質疏松治療的≥40歲的人群,每1-3年應進行骨密度檢查。

小結

總的來說,使用激素時,為了預防骨質疏松,應保證每天補充適量的鈣劑和維生素D,并建議患者進行文中提到的非藥物療法。與此同時,應根據患者具體情況,進行骨折風險評估,以決定是否需要進行藥物預防治療骨質疏松,以減少使用激素治療給患者帶來的骨折風險。因此,預防激素導致的骨質疏松,豈是單獨補鈣那么簡單!

參考文獻:

[1] Harold NR, Kenneth GS.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glucocorticoid-induced osteoporosis. UpToDate. 2018 April.

[2] E Michael Lewiecki. Osteoporotic fracture risk assessment. UpToDate. 2018 Sept.

[3] Lenore B, Mary BH. Glucocorticoid-Induced Osteoporosis. N Engl J Med 2018; 379:2547-2556.

[4] Buckley L, Guyatt G, Fink HA, et al.  2017 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 Guideline for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Glucocorticoid-Induced Osteoporosis. Arthritis Rheumatol. 2017 Aug;69(8):1521-1537.

[5] FRAX 網址:www.shef.ac.uk/frax/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www.8hpr.com/style/images/nopic.gif
我要收藏
個贊
被踩
分享到
分享
評論
首頁
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